点击关闭

计划书阿波罗-尼克松请演讲稿撰写人威廉·萨菲尔为他撰写一份“万一发生登月灾难”的应急计划书-泰兴新闻网

  • 时间:

拉杜蓝乔被下架

儘管阿波羅11號任務遭遇了一些挫折(一位宇航員在登月艙內走動時,意外損壞了控制登月艙引擎的斷路器),但奧爾德林和阿姆斯特朗還是成功地與柯林斯在月球上空會合,之後三人都安全返回地球。

幸運的是,尼克鬆總統最終不需要進行這番悲傷的陳述,但時隔50年後,我們還是可以閱讀這篇由理乍得·尼克鬆總統圖書館和博物館提供的演講文稿。

北京時間7月19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1969年7月20日,美國宇航員尼爾·阿姆斯特朗和巴茲·奧爾德林成為第一位和第二位在月球上行走的人,當時的美國總統理乍得·尼克鬆在第一時間用固定電話與他們進行了對話(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休斯頓任務控制中心為登月艙安裝了天線)。在這次通話的電視轉播中,尼克鬆對宇航員們說,全世界都為他們感到驕傲,「因為你們所做的一切,天堂已經成為人類世界的一部分」。

如果那真的發生了,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就會切斷與登月宇航員的通訊,而總統的任務就是告訴全世界發生了什麼。

「這些勇敢的人,尼爾·阿姆斯特朗和埃德溫·奧爾德林,知道他們沒有返回的希望,」演講繼續說道,「但他們也知道,他們的犧牲為人類帶來了希望。」

薩菲爾寫道,更多的人將追隨阿波羅任務宇航員的腳步,並且「一定能找到回家的路」,而奧爾德林和阿姆斯特朗「是先驅,他們將永遠是我們心中佔據最重要的位置。」

薩菲爾的計劃書中還寫道,在總統發表了令人沉痛的演講后,將為兩位宇航員舉行公開的海葬儀式,以表彰他們的靈魂進入「最深處」。

1969年7月18日,薩菲爾將「月球災難計劃」的演講稿發給尼克鬆的幕僚參謀H·R·霍爾德曼。30年後,這份計劃書才通過新聞媒體公之於眾,計劃書內容包括:指示總統應該在全國公開演講之前,首先打電話給宇航員的妻子;而在公開演講中,總統應該解釋「命運已經落定,為了和平而前往探索月球的人將在月球上安息。」

然而,與此同時,尼克鬆總統已經準備好給阿姆斯特朗和奧爾德林的妻子打電話,即使登月艙在那天晚上成功降落在靜海,也不能保證奧爾德林和阿姆斯特朗能夠安全返回軌道上的指令艙(宇航員邁克爾·柯林斯就在那裡等着),更不用說返回地球了,考慮到這一點,尼克鬆請演講稿撰寫人威廉·薩菲爾為他撰寫一份「萬一發生登月災難」的應急計劃書。

▲駕駛登月艙返回軌道與指揮艙會合是阿波羅11號任務中最危險的目標之一,如果發生差錯,兩位宇航員將不得不留在月球上,在那裡自生自滅

正如薩菲爾接受採訪時所解釋的那樣,駕駛登月艙返回軌道與指揮艙會合是阿波羅11號任務中最危險的目標之一,雖然此前阿波羅10號的宇航員已經將登月艙駕駛到離月球表面不到14.4公里的地方,但阿波羅11號的宇航員在駕駛登月艙返回軌道時仍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因為每一個在未來的夜晚仰望月亮的人都將知道,另一個世界的某個角落永遠屬於人類,」演講稿結束時這樣寫道。

「如果他們做不到這一點,就只能被遺棄在月球上,任其自生自滅,」薩菲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些人要麼餓死,要麼自殺。」

▲理乍得·尼克鬆總統圖書館和博物館提供的演講文稿

今日关键词:张翰娜扎疑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