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乘用车控股-2017年江铃共销售汽车31万辆-股闻快讯

  • 时间:

京阿尼发官方声明

而早在去年12月,江鈴董事會選舉陳安寧擔任公司副董事長和戰略委員會委員。

江鈴控股運氣不錯,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有緣人」。今年6月初,愛馳汽車增資約17.47億元,取得江鈴控股50%的股權。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江鈴上市25年來,第一次出現扣非凈利潤虧損的情況。

分拆債務,尋找接盤俠在管理層大換血的同時,江鈴也在想辦法把公司債務剝離出去。

業內普遍認為,江鈴乘用車最大的問題是產品力不足,雖然很早涉足SUV市場,但7年間僅有2款SUV車型上市,研發速度慢,缺乏競爭力,轉型效果並不理想。

需要說明的是,王文濤和陳安之都曾在福特長期任職,江鈴的人事變動,被指是在股東福特的授意下進行。

據車質網信息顯示,2017年以來,有關馭勝S330、S350的投訴近百起,反映的質量問題大多涉及發動機、變速器等核心零部件,具體表現為發動機異響、熄火,變速器無法換擋、頓挫,車身生鏽、抖動等問題。

江鈴轉型遇挫,首先歸咎於產品質量不過關。江鈴轉型這幾年,圍繞乘用車的質量問題就一直沒斷過。

實際上,乘用車市場與商用車市場截然不同,乘用車的主要銷售對象是個人,而商用車是企業,二者的消費群體不同,卻擺在一起出售,也難怪江鈴的乘用車賣不動了。

業績疲軟,高管大換血江鈴汽車銷量滑坡,公司業績自然好看不到哪兒去。

2016年江鈴凈利潤為13.18億元,2017年為6.91億元,到了2018年,凈利潤僅剩0.92億元,還不及2015年的一個零頭。

這個結果,與公司轉型息息相關。江鈴從2016年開始醞釀轉型乘用車領域,並提出「商乘並舉」的戰略,以SUV車型作為主攻方向。

(停產的馭勝S330)而江鈴倚重的福特,在2018年也遭遇空前的銷量危機,正在忙於自救,幾乎無暇顧及江鈴。有分析人士表示,沒有福特品牌的背書,江鈴的銷售渠道經營將會變得更加困難。

雷諾擬增資10億,正式成為江鈴新能源汽車公司的股東,擁有50%的股權。目前,新公司已完成工商註冊。

值得一提的是,江鈴與福特的友好合作延續至今,目前福特持有江鈴32%股份,是公司第二大股東。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江鈴汽車銷量也呈現疲態,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共銷售汽車28.5萬輛,同比下滑8%,沒能完成34萬輛的年銷售目標。

這麼說似乎有點兒繞,但是把江鈴控股分立前後股權結構圖往這兒一放,您就一目了然了。

在這樣的業績背景下,江鈴對內部管理層進行了「大換血」,從總裁到董事都換成了新面孔。

其中,馭勝SUV、福特SUV、福特商用車銷量滑坡嚴重,分別大幅下滑76%、43%、18%。

即便有「福特」這塊金字招牌加持,江鈴近年來的處境也不太樂觀,畢竟,全球經濟形勢不可逆。

江鈴公告稱,因工作變動原因,公司擬聘任王文濤擔任公司總裁及執行委員會主席,原總裁范炘將不再擔任公司總裁及執行委員會主席職務。

有網友直指江鈴這是賠錢賺吆喝,還有網友指責江鈴品控嚴重不到位,更有網友建議江鈴好好經營商用車和皮卡,言外之意就是不要再碰乘用車了。

2018年5月,江鈴汽車決定召回2015年8月1日至2016年7月31日期間生產的部分江鈴福特新世代全順(參數|圖片)汽車,共計7180輛。

江鈴新能源是江鈴在2015年組建的新公司,2016年底經發改委批複,啟動了年產5萬輛電動乘用車項目,並於2017年將品牌更名為「易至汽車」。

2018年年報顯示,江鈴實現營收282.49億元,同比下降9.88%;歸屬凈利潤0.92億元,同比下滑86.71%;扣非凈利潤-2.78億元,同比暴跌269.49%。

此外,江鈴乘用車和商用車同渠道銷售的策略也飽受詬病。在江鈴銷售店內,江鈴馭勝SUV與皮卡、輕卡(參數|圖片)等車型混雜在一起銷售,顯得相當不協調。

如今,江鈴已經是國內主要的輕型卡車製造商之一,以商用車為核心,並拓展至SUV及MPV等,公司旗下擁有福特、JMC和馭勝(參數|圖片)三大品牌。

2017年9月,易至汽車獲得新能源汽車生產資質,當年國內銷量達3.7萬輛,2018年銷量增長至5萬輛,而合資公司的目標是年產量達到15萬輛。

質量撲街,業績難改善江鈴銷量下滑,除了受外部經濟大環境的影響,也與自身的不足脫不了干係。

不過,SUV銷售盛況只是曇花一現。2017年江鈴共銷售汽車31萬輛,同比增長10.32%。但SUV板塊全年總銷量為3.9萬輛,同比下滑12.6%。

對此,你怎麼看?

江鈴汽車解釋稱,業績變動的原因主要是銷量下降及銷售結構變壞,領界上市市場費用增加及人員經濟因素影響。

2018年,江鈴的重卡、皮卡、輕型客車銷量都實現增長,但馭勝品牌SUV銷量同比下降76.36%,福特品牌SUV銷量同比下降42.83%,而馭勝S330停產。

(易至汽車)實際上,早在去年12月,江鈴與雷諾已經達成合作協議,此次合資成立新公司只是水到渠成。

今年江鈴繼續押寶乘用車領界(參數|圖片),董事長邱天高表示,「一邊繼續大力推動向汽車新四化轉型,一邊大力推動商乘並舉戰略……着力圍繞領界上市做好各方面工作,確保產品上市上量。」

具體來看,江鈴控股擬將持有的江鈴41.03%股權和3億元金融性負債分至江鈴投資,如此一來,江鈴的控股股東將變更為江鈴投資,但實控人不變。

此後,江鈴與雷諾將持續在電動車技術及智能網聯領域進行深度布局,並推出一系列電動汽車支持易至品牌的發展。

實際上,近年來江鈴已經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尷尬境地。2015年-2017年,江鈴營收分別為245億元、266億元、313億元,保持穩定增長趨勢。

本次分立前,江鈴控股有長安汽車(000625)和江鈴集團兩大股東,雙方各持股50%。但對於江鈴控股本次增資擴股,長安汽車自動放棄了優先認購權。

今年4月初,江鈴控股擬以存續分立的方式進行分立,分立為新設公司江鈴投資和江鈴控股(存續公司),把江鈴控股持有的江鈴股權(共計41.03%)和部分債務分至新公司。

分來分去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把債務分出去,把權利留下來,江鈴控股還是江鈴的實控人,這一點不能變。

而雷諾把中國視為重要市場,江鈴是國內率先引入國際戰略合作夥伴的車企之一,此次合作可以助力雷諾提升在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滲透率。

表面來看,江鈴與雷諾是各取所需,雙方合作是共贏之舉。但是,隨着中國新能源汽車補貼持續退坡,雙方合作能否達到預期效果,目前還不好說。

為了把燙手的債務扔出去,江鈴擬以資產評估報告為定價依據,通過公開掛牌增資擴股引入1家戰略投資者,說白了就是尋找接盤俠。

再看江鈴凈利潤,就是另一番景象了。江鈴凈利潤在2015年達到歷史最高22.22億元后,便開始掉頭向下。

對於本次合作,江鈴與雷諾都寄予厚望。雷諾是歐洲電動車市場的開創者,江鈴可以享用其在電動車領域積累了10餘年的豐富資源。

2018年,受全球經濟形勢影響,汽車行業遇冷,國際汽車市場結束了連續7年的上漲趨勢,中國汽車市場也出現28年來的首次銷量下滑。

1993年11月,江鈴汽車成功登陸深交所,成為江西省第一家上市公司,並於1995年在中國第一個以ADRS發行方式引入美國福特汽車公司結成戰略合作夥伴。

2016年,藉著國內SUV市場的火熱,江鈴旗下馭勝S350、馭勝S330(參數|圖片)兩款車型,全年實現銷量3.73萬輛,同比增長超過90%。

領界宣傳如火如荼,但江鈴業績難以改善。近日,江鈴發佈2019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預計歸屬凈利潤5,886萬元,同比下降81.55%。

召回原因是,江鈴員工在裝配發動機時未採用工裝保證曲軸位置傳感器與飛輪的間隙,造成個別車輛的曲軸位置傳感器與飛輪接觸並磨損,存在安全隱患。

(王文濤)此後,江鈴控股提名金文輝候選公司董事,熊春英不再擔任公司董事;董事會聘任AndyBall擔任公司副總裁;董事會決定陳怡眾不再擔任公司副總裁職務,聘任羅曉芳擔任公司副總裁。

對於業績大幅下滑,江鈴歸咎於其在新產品和新技術的研發投入加大,以及造車新勢力和傳統車企在價格競爭上更為激烈所導致。

銷售下滑,商轉乘遇阻江鈴汽車前身為1968年成立的江西汽車製造廠,總部位於江西省南昌市,是中國率先引進國際先進技術製造輕型卡車的企業之一。

牽手雷諾,發力新能源日前,江鈴汽車(000550)(000550.SZ)和雷諾集團宣布正式成立合資公司,以進一步促進雙方在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戰略布局。

今日关键词:天宫二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