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快3倍投计划表-饥饿游戏4-考研资讯
点击关闭

房租租金-房东给不能开门的商户免房租是应该的:“(现在)不是我们主动要停业-考研资讯

  • 时间:

香奈儿宣布停产

少減租的不是黑心,而少交租的也不是不要臉,大家也都只是想方設法活下去。

但是減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類文件的有效性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高,免租、減租的前提是你的房東得姓「國」。對於商業型物業,文件能夠做到的,也只有」倡議「功能。

他們是真急了。眼下的當務之急已經轉向復工,多數省份的規模以上企業的復工率已經超過九成。數字不低,但是「規模以下」的小商戶們,還是很慘,對於他們來講,現在復工這件事意義不大,沒有人流,開一天店基本零成交,剩下的都是成本。

文 |貓哥來源 | 大貓財經(ID:caimao_shuangquan)金錯刀(ijincuodao)授權轉載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金錯刀。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每月幾萬到幾十萬不等的房租成了所有小老闆的夢魘,從1月底的疫情開始,減租的呼聲就是不斷的。

在廣西貴港的女人街,商戶手裡拿着打印出來的標語,在商場門前搞起了喊口號式的「散步」;

所以,要想活下去,先得喊出來,於是,大家聯合起來鬧房租。

更有律師坦言,不可抗力需要結合多種因素綜合評斷,如果不可抗力與合同不能履行不存在因果關係,那麼承租人無權要求減少租金。

在全國範圍內,類似這種減免租金的請求,就一直沒有斷過,訴求各不相同,方式也不一樣。

2沒生意,但房租的壓力還是很實在的。

能不能減?能減多少?完全看房東。

少減租的不是黑心,而少交租的也不是不要臉,大家也都只是想方設法活下去。加油吧!

深圳有個「硬核房東」,在2月份減免租金的基礎上,又拿出3萬平米的辦公區,全年免租,好房東啊。

不少商戶收到的消息並不是「從商戶下月賬單中自動減免」,而是「合約到期后免費續約36天」,免是免了,不過有個問題,不是所有商戶都能活到租約到期。

在1月底就傳出萬達廣場免一個月租金的消息,還上了《新聞聯播》,他們對全國323個萬達廣場所有商戶,免除1月25日至2月29日的租金及物業費,涉及資金40億左右。

現在的日子十分難熬,對於全國6500萬的個體工商戶們來講,有的在勉力維持,有的無米下鍋,有的已經關門大吉了。

午餐在一家拉麵店,進店需要量體溫、登記詳細個人信息,大桌只能坐對角,小桌只能一個人,紙質的菜單已經取消,在電子菜單中,能提供的餐食,僅有幾種面類,整個用餐期間,只有兩桌客人,隔壁的米線店、煲仔飯店,用餐高峰期,也只是三三兩兩的人。

法律怎麼說?不少人都在拿法律中的「不可抗力」來做減租的法律基礎,成都一個律所更是貼出了一份《關於調整疫情期間房租的說明》,直接為自己免去了2月份一半的房租,而且「提出免除要求不是因為政府倡議,而是基於法律規定」,直接祭出的就是《合同法》的第117條關於不可抗力的表述。

貓哥在上個周末也去過位於北京東三環的一個商場,真的是從來沒有過如此慘淡的場景。

有律師說,律師本來就可以靈活辦公的;

現在的日子十分難熬,對於全國6500萬的個體工商戶們來講,有的在勉力維持,有的無米下鍋,有的已經關門大吉了。

法官沒辦法也參与進來了,說疫情期間減租,還沒有強制性的規定,「用不可抗力強制要求減租屬過分解讀國家政策」。

商戶去拉標語、散步,有的直接就不給錢了,交了的也喊着退租金,有的直接在朋友圈轉發各種倡議,都在等着「中國好房東」。

各種「倡議文件不斷出台,發文的機構從國資委到財政局,從街道辦到行業協會,從基層黨委到行政機構,文件是一個接一個,為了房租的問題,也是操碎了心。

在福建福州,不少商戶把自己紅色標語,貼到了自己的招牌下,希望自己的房東能看到;

情緒激烈的直接喊:「憑什麼?減租是情分,不減是本分,你賺錢的時候也見你多交租啊」。

3站在商戶的角度上,難,真的是太難了,停業、沒有客流,結果就是一個「死」,房東作為有房一族,肯定要比商戶有錢,免點能咋的?

疫情之下,由於這種特殊情形產生的損失,如果真的只要一方承擔,其實是過於殘酷的,尤其是現在,法理、倡議和人情之間的衝突,是商戶、房東和政府部門之間共同的,房東要救租客,那麼誰來救房東呢?

說實話,這些都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式,各種行動作「綁架」,其實是很容易引起房東的反感的,畢竟房東的情況也不同,有的有房貸,有的要養物業,成本也是一大堆。

今年呼喊聲最大的西北餐飲董事長賈國龍認為,房東給不能開門的商戶免房租是應該的:「(現在)不是我們主動要停業,是房東主動不讓你營業的,當然國家也不讓商場開業了。但現在房東說是我們給你減免房租,我們在什麼時間給你免一個月房租,你必須免啊。是你讓我停業了,你還收我房租,你肯定不能收了。這個事情不能被房地產商忽悠了。」

但在真正的實踐階段,具體方式可能和有些人想的不太一樣。

1「2月退租、3月免租」、「疫情無情人有情,懇請房東免房租」…..

現在也沒什麼好辦法,只能指望大家相互協商了。

有律師說,律所本身就不是政府倡議減租的對象;

而在重慶,已經有商戶要求「退租半年,減物業費」。

4各種戾氣加起來,簡直就是大型的互相傷害的現場。

尤其是進入2月份的復工階段后,關於中小企業免租的問題就已經提上了議事日程,各地在企業的扶植計劃中,都有關於減租的條款。

每月幾萬到幾十萬不等的房租成了所有小老闆的夢魘,從1月底的疫情開始,減租的呼聲就是不斷的。

買一杯咖啡,店外線上下單,量完體溫,店內取貨,堂食區已經被用繩子隔開,不能在店內逗留,而在半個小時的時間里,貓哥是唯一的一個消費者。

而高樓層的商戶,一直處於閉店的狀態,整層只有一個保安在電梯口提醒沒開業,「開業時間我也不知道」。

其實,商戶和房東是利益共同體,互相依存的關係,如果商戶倒閉,意味着房東也會失去租金來源,尤其是在疫情之下,無論是新招租還是轉手,都不是一個很快的過程,雖然這是一個商業交易,但與其面對一個不確定的未來,倒不如展現一下人文關懷的一面。

疫情期間,大家都自覺地「禁足家中」,偶有出門的,也有可能遭到「硬核」勸返,即便是現在,人群聚集的地方,都不是好去處,比如商場。

大商場尚且如此,小商戶們的面對的情況只能更糟糕,一個個不是捲簾門,就是鐵將軍把門。

有些房東是商業地產商,也挺給力的,根據全聯房地產商會統計,旗下商業地產工委的109家會員單位中,已經有79家運營商實行過了減免的優惠,涉及減免的規模達百億。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對這種說法買賬。

但很快就有「友軍」來打臉了:

有關部門其實真的應該考慮下這個問題,這些小老闆背後,有6500萬人的就業,如果大面積倒閉,那真是個難題,「國」字頭的房租應該在原來的減免基礎上再加大一點力度,疫情的影響真不是僅局限於二三月份,對響應減租倡議的房東們也應做一些補償,尤其是對於響應號召的私人業主們,也應該獲得一些實際的獎勵,比如更給力的減稅等等。

這些損失,三方分擔,誰肩頭的擔子都能輕一點。

而更多的房東們也表示,自己也不容易,免租真的免不起,「我還有房貸,國家也沒給我免啊」。

今日关键词:北京新增报告2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