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有的信托公司销售私募基金产品的积极性有所提高-黔江新闻
点击关闭

信托产品-现在有的信托公司销售私募基金产品的积极性有所提高-黔江新闻

  • 时间:

獐子岛扇贝又死了

難成未來主流「國外私人銀行或家族辦公室的大部分產品都是在架狀態,主要是通過引入第三方的產品來實現財富管理業務的覆蓋。」一位信託公司家族業務條線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

除了資本市場的證券投資外,在私募股權投資方面,信託公司主要包括直接投資、與私募機構或政府平台共同成立基金和以LP身份投資基金等模式。

中國人民大學信託與基金研究所執行所長邢成博士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信託公司和私募基金的合作由來已久,形式多元。目前信託公司和私募基金的合作再次熱絡起來,主要有內部和外部兩方面的原因。

「信託機構銷售私募產品,不會成為轉型趨勢。」前述信託公司業務人士表示,長遠來看,積極謀划轉型的信託公司,會着重加強自身權益類、股權類產品能力,不斷豐富自身產品線。

另一方面,信託公司自身的轉型創新需求和內在動力促使雙方的合作。無論是資本市場的證券類投資還是私募股權投資,都是信託公司今後重要的轉型方向。在專業準備和人才準備不是特別充分的起步階段,信託公司接觸擁有專業能力的私募基金是不錯的選擇。

實際上,信託和私募基金的合作由來已久。比如,2004年,華潤深國投信託開始發行國投赤子之心系列產品,其後又陸續發行了近30隻開放式證券投資信託產品。

「銷售其他機構的產品,目前在我們公司內部是不允許的。」北京地區某信託公司一位部門總經理表示,這裏主要涉及合規問題,信託公司不能代銷私募基金產品。有的信託機構可能是通過旗下有代銷私募基金資質的子公司開展業務,另一種做法是以把客戶介紹給基金公司的名義進行銷售。但是這種情況下,產品一旦出了風險,就會影響客戶對公司的認可度和忠誠度。

信託、私募合作由來已久「我們最近一款產品在信託渠道發行,效果不錯。近期信託銷售私募產品的積極性比以前高了不少,私募銷售的業務量也比以前要大一些。」《中國基金報》此前援引滬上某中型私募人士消息報道稱,量化和固收類私募產品更受信託青睞,不過受到客戶風險偏好等因素影響,落地產品還不多。

業績壓力所迫?「現在房地產信託、通道業務不斷整頓和收緊,行業正處於資產荒。而有的信託公司財富團隊很大,如何養活團隊,保持銷售盈利?」前述部門總經理認為,現在有的信託公司銷售私募基金產品的積極性有所提高,也是可以理解的。

邢成認為,一方面,目前的監管政策和市場變化促使信託公司重視和私募基金的合作、關注私募基金等各類產品。房地產、政信平台、銀信通道三大傳統業務受到監管政策的嚴格限制,信託公司生存壓力和盈利壓力很大。因此,當前要想支撐財富團隊的業務和信託公司的業績回報,必須要有比較豐富的產品。

對此,邢成強調,信託公司和私募基金的合作要合法合規,不能打擦邊球,不能搞灰色運作,不能搞模糊運作,不能「掛羊頭賣狗肉」。比如,按照相關法律法規,信託公司是否可以公開代理銷售其他私募基金產品,銷售的方式是什麼,雙方的權利和責任是什麼,信託公司在其中的法律責任是什麼?

根據云南信託數據,今年三季度,投向房地產領域的信託產品發行規模為2079.70億元,環比減少827.35億元,降幅28.46%。除房地產信託產品發行環比下降外,投向工商企業、金融類、其他類的信託產品發行亦出現下降。

「部分大型私募機構的確對於主動管理的權益類產品相對比較專業,也有不錯的歷史業績作為支撐。」但是,中部地區某信託公司相關業務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有的信託公司希望通過銷售私募產品增加收入,完成公司的整體年度任務指標。

據前述受訪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近幾年來,MOM和FOF也是信託同業合作的一個重要方向。「銀行通過信託通道做委外業務,通常選擇私募機構做投顧。信託提供全鏈條服務,交易設計、開戶等前期工作以及後期交易止損、清算、估值等服務。」

不過,袁吉偉進一步指出,信託公司要和銀行、券商等發展財富管理業務的金融機構展開競爭,需要做出信託特色,比如與優秀的資產管理機構建立深度的戰略合作關係、建設一隻專業的人才隊伍等。

記者通過瀏覽各信託公司網頁獲悉,外貿信託、四川信託、平安信託、百瑞信託等多家信託公司均有發行此類產品。此外,在私募基金公示系統中,目前共有30家備案私募基金的信託公司。

《中國經營報》記者從信託公司和私募機構人士處了解到,近期確實有部分機構在洽談溝通私募產品上線的合作業務。

如何滿足高凈值和超高凈值人群的多元化資產配置需求,無疑是信託公司財富管理業務轉型的重頭戲。那麼,未來信託公司與私募基金的合作模式應該如何轉型,信託公司到底是打造更開放的「金融超市」,代銷私募產品;還是自主研發、自主設計,豐富產品線以提升資產配置能力?

據本報記者了解,此前的合作主要在證券投資私募業務上,經營模式一般有深圳模式和上海模式兩種說法。前者是由私募機構擔任投資顧問,但不承擔投資風險,比如華潤深國投信託和平安信託發行的非結構性產品;後者是私募機構需按一定比例投入資金作為保底資金的結構性產品,主要是上海信託和華寶信託等推出的產品。

因此,邢成認為,凸顯自身某一個或某幾個方面的核心競爭力或特色業務的同時,信託公司在合規合法的前提下,可以通過外部協作、同業合作或市場採購等輔助手段,來豐富自己的產品線。

同時,普益標準近日發佈的最新信託月度報告顯示,10月份信託公司發行環比繼續下降,共募集757.56億元,環比減少270.99億元,降幅為26.35%。

東部地區某信託公司的財富管理部門負責人向本報記者表示,「我們確實有對接私募基金類產品,但是信託不能直接代銷私募基金,我們需要做到信託產品當中。」

袁吉偉也認為,財富管理是信託公司轉型的重要方向之一,信託公司需要建設更為開放的產品平台,包括銀行理財產品、券商資管產品、公募基金等。「滿足客戶多元資產配置的需求,打造一站式採購服務,信託公司自身要具有較強的銷售能力、較高的產品甄別能力,進而為不同客戶提供個性化的配置方案。」

原標題:信託投資轉換賽道:「賣私募」入股市

建設產品平台、提供採購服務還是加強產品研發能力、豐富自身產品線?對此,「兩者是相輔相成的。凸顯信託公司自主開發、自主創新、自主設計和自主打造產品的能力,是要排在第一位的,這是更為核心的競爭力。」邢成分析認為,信託公司今後要走專業化、特色化道路,68家信託公司不可能都是包羅萬象的「航空母艦」或「金融超市」。

此外,本報記者注意到,近幾個月來,部分信託公司財富管理中心的銷售業務崗位,有諸如「團隊銷售任務目標以信託產品直銷為主,可兼顧開展金融機構業務合作」;「負責為高端客戶提供全方位金融理財服務及配套增值服務」等要求。

信託銷售私募產品的積極性正在提高。

不過,邢成提醒信託公司,在要滿足高凈值和超高凈值的人群多元化需求的過程中,私募股權投資產品、家族信託和慈善信託服務,是其拳頭產品和特有核心競爭力,不能再走和其他金融機構、理財機構或資管機構同質化競爭的老路。

中航信託財富管理總部負責人孟昊桀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信託公司現階段的財富管理業務,應該是基於服務信託受託責任的基礎上,給委託人做好資金的配置和客戶受託服務需求的配置。這不同於原來的僅以投資和收益為目的購買信託產品,資產配置的基礎是產品類型多樣化,比如標準化的債權類產品、短期現金管理類產品、類固收產品、長期性的股權投資產品。

對於信託代銷私募基金產品的「熱絡」,多位信託業內人士分析認為,一方面,嚴監管下,房地產信託、通道業務受阻,信託公司財富管理部門業績壓力驟增;另一方面,信託公司自身的轉型需求和多元化資產配置需求驅動其更多地關注私募基金產品。

袁吉偉則表示:「目前信託公司的直銷渠道正處於建設過程中,累積的零售客戶並不充足,主要還是以銷售自身信託產品為主,短期提供大規模的私募基金銷售可能性很低。」

資深信託研究員袁吉偉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現有的對接私募基金的模式,整體規模較少。比如提供募資服務的陽光私募基金模式由來已久,不是新事物;這兩年興起的FOF產品,主要配置精選的私募證券投資產品,也是為了迎合客戶需求和豐富產品線。

今日关键词:毕马威辞任核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