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公司发行-2018年的销售目标是550亿元-中国青年网

  • 时间:

周冬雨替身

但相比於一般的開發項目,舊改的開發難度更大,由於開發周期較長,面臨的不確定性也更多。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告訴《華夏時報》記者,舊改的開發時間一般會比較長,項目的變量較大,前期的資金投入也會比較多,今年房企融資環境收緊,在這種情況下,企業可能會面臨資金上的壓力。

瘋狂融資輸血1月24日,時代中國成功發行非公開發行境內公司債券,總金額11億元,票面年利率7.5%,為期三年,債券募集的金額將用於現有債務進行再融資。

關於千億目標暫緩,時代中國方面回復《華夏時報》記者稱,2018年的銷售目標是550億元,最終實現606億。2019年定了相對中性的增長指標,年度目標750億,希望可以超越這一目標。向千億發展,我們正在路上。

對於相關舊改業務,時代中國方面告訴《華夏時報》記者,時代中國是較早介入城市更新的房企,2018年開始逐步進入業務釋放期,開始有利潤反應。公司把城市更新當成重要的業務,通過目前的努力,未來的發展和盈利會有不錯的保障。

對於上半年的頻繁融資動作,時代中國方面回復《華夏時報》記者稱,時代中國凈負債比率低於行業平均水平。融資是公司業務發展的需要,是正常的經營活動。我們將繼續保持財務的穩健。既加強現金流管理,堅持積極銷售,提高資金周轉率,也探索多元融資渠道,進一步降低融資成本、改善財務結構。

而就在今年3月份,時代中國召開一次投資者會議上,時代地產董事局主席岑釗雄曾經說道:「配股我們也配不了多少錢,倒不如借點錢更簡單!」但在現金流面前,時代中國還是向現實低了頭,不得不食言配股籌資。

另一方面不可忽視的是,在大力拓展項目的同時,時代中國的負債率一直在攀升,與此同時,融資成本也在增加。

除了常規性的融資動作外,時代中國還在4月份進行了配股籌資。時代中國4月18日發佈公告稱,擬先舊后新配售1.08億股公司股份,配售代理擬按配售價每股14.54港元,較收市價每股15.98港元折讓約9%,本次配售所得款項凈額約為15.53億港元,擬將有關所得款項凈額用作公司發展及一般營運資金。

5月28日,時代中國宣稱,「中山平安-前海結算供應鏈3號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已在上交所成功發行,發行總金額為10億元,票面利率為6.3%。

在市場拓展方面,廣東仍是時代中國的主戰場,2018年財報顯示,截止到2018年底,公司共擁有99個處於不同階段的項目,其中有96個分佈在廣州、佛山、江門、東莞、惠州等廣東省主要城市,2個位於湖南省長沙市,一個位於四川省成都市。

對此,上海中原地產市場分析師盧文曦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一定時期內企業投資多、賣項目少,或者說投資的規模節奏快、銷售的節奏慢,那麼經營活動所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就會是負數。但長達幾年的時間都為負數的話,說明這個企業的資金面上的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時代中國2018年年報顯示,2018年,時代中國凈負債比率為62.6%,同比上升5個百分點。融資成本由2017年的4.0億元,增加至2018年的6.7億元,增加人民幣2.66億元,增幅66.4%,成本大增的原因是,與土地收購及物業開發擴張有關的銀行融資金額增加所致。

6月6日,時代中國發行公開發行境內公司債券,發行本金總額為人民幣5億元,票面年利率為6.8%,期限為五年,擬將用於對集團的若干現有債務進行再融資。

7月16日晚間,時代中國發佈公告稱,公司發行的4億美元優先票據將於2019年7月17日在港交所發行上市,年息6.75%,將於2023年到期。該票據發行所得款項將用於現有債務再融資,及一般企業用途。

岑釗雄曾在業績會上稱:「除了大灣區以外,我們會在粵中粵西增加投入。而廣東省外,四川成都、湖北武漢以及華東區域是我們未來要關注的地方。」但走出去和實現盈利之間仍存在着較長的時間差。

時代中國近兩年的現金流量凈額多年都處於負數狀態,年報數據顯示,時代中國近2年經營活動所得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65.85億和-5.23億元。

2017年業績發佈會上,岑釗雄第一次公開了其千億的計劃,但在2018年的業績會上,千億計劃卻被暫時擱置了。岑釗雄表示,2019年困難只增不減,所以時代中國會把2019年的苦難預足一些,然後努力保持業績增長,達成目標。

但目前來看,時代中國仍是一家區域性房企,未來收入依然嚴重依賴於廣東一省,項目的區域分佈較為集中,市場風險性較大。嚴躍進表示,廣州市場過去幾年表現不錯,但這兩年廣州的地價抬高,成本也開始增加,運營難度也在提高。另外,時代中國重倉的粵港澳大灣區也是面臨眾多企業的競爭,能否從市場中脫穎而出,取得好的業績,還需要看企業內功如何。

2月21日,時代中國公告稱,公司已發行了一筆5億美元票據,票面利率為7.625%,將於2022年到期,融資用途為現有債務再融資以及一般企業用途。

時代中國方面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時代中國持續深耕粵港澳大灣區,在該區域擁有較高的市場份額,我們將充分利用灣區建設提速發展的新機遇及深耕大灣區的優勢,繼續加大在該區域的投入,同時逐步布局廣東其他經濟發達城市,以及中國其它高增長潛力的區域,以繼續保持健康高速發展。

廣州一業內人士也告訴《華夏時報》記者,三舊改造不是一般的項目開發,其涉及的層面及深度廣且深,具有非常大的開發風險。在開發之前需要把相應的配套先建成,如學校、商業配套,這些資金是需開發商提前投入的。另外,全廣州目前就有很多地方在改造,互相競爭導致了成本增加,直接導致的高昂成本能否被市場接受也是一種考驗。

像眾多國內房企一樣,如何解決項目開發對資金的大量渴求,一直是時代中國要面對的問題。

實際上,這已經是時代中國今年以來第五次融資活動。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時代中國在公開市場發行了2期境內公司債、2期美元票據和1期供應鏈ABS。

押寶廣州舊改今年以來,時代中國在土地市場上動作頻頻,其中將很大一部分注意力投在廣州舊改上面,今年拿下了3箇舊改項目,包括番禺沙灣福涌村、從化江埔街禾倉村、花都區橫潭村。

今年以來,時代中國的融資規模不小,如果按當前匯率計算,在公開市場的融資金額規模已經達到了87億元人民幣。

暫緩千億目標近年來,時代中國業績發展迅速,2018年度時代中國銷售額約606億元,同比增長45.6%;股東應占核心凈利潤為42.0億元,同比增幅為66.0%。

2018年,時代中國的業績為606億元,同比增幅為45.6%,但2019年,時代中國將千億目標暫時擱置,目標調低至750億元,同比增幅僅23.7%,開始謹慎放慢發展步調。

今日关键词:小伙做旱地游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