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农牧雏鹰-后来雏鹰农牧成立了5亿元电竞产业基金-今日惠州网

  • 时间:

滴滴顺风整改方案

而根據雛鷹農牧公告,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雛鷹農牧總資產196.4億元,總負債182.0億元,流動負債為149.1億元。期末,公司貨幣資金4.2億元,而短期借款以及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合計達82.71億元。

在多項投資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雛鷹農牧成立5億元電競產業基金,這和侯建芳的兒子侯閣亭有關。

图片来源:天猫截图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髮現,以「公司+基地+農戶」和工廠化養殖並舉的「雛鷹模式」,一直為雛鷹農牧津津樂道,可這也成為它債台高築的重要原因。

2018年11月6日,雛鷹農牧公告稱,受「非洲豬瘟」疫區封鎖、禁運等因素影響,公司生豬銷售價格及數量均低於預期,對公司盈利能力有較大的影響;受金融政策等因素影響,公司流動資金緊張的狀況未得到明顯好轉,出現了債務到期未能償還、資產被查封、評級連續下調等較多重大不利事項,公司現金流緊張,使公司不能按時足額兌付「18雛鷹農牧SCP001」應付本息。該債券應付本息金額為5.28億元。

也就是說,大名鼎鼎的「養豬第一股」 因為沒錢買飼料,把豬活活餓死了。這一紙公告,雛鷹農牧再次陷入輿論漩渦,也成為資本市場流傳的笑柄。

7月18日晚間,雛鷹農牧披露了公司股票可能將被終止上市的第一次風險提示性公告。根據相關規定,連續20個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盤價均低於股票面值(即1元),深交所有權決定終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但在真正的合作模式中,雛鷹農牧卻要為合作社的融資提供信用擔保,並向金融機構繳納30%~50%的保證金,表面上是輕資產運營,實則加重了雛鷹農牧的資金負擔。

侯建芳介紹,雛鷹農牧總共給子公司微客得投資了1000多萬,微客得對OMG投了255萬。後來雛鷹農牧成立了5億元電競產業基金,打算和別人一起合作投資,但是合作方資金沒到位。侯建芳稱,這個電競產業基金總共投了不足2億,現在也已經退出1個多億了。

30年前,一腔熱血投身養殖行業的侯建芳,肯定想不到,自己一手創辦的公司,處境會如此尷尬。

2003年,雛鷹農牧的前身——河南雛鷹禽業發展有限公司成立。2010年9月15日,雛鷹農牧成功登陸深交所A股市場,被業界譽為「中國養豬第一股」。根據《財經天下周刊》的報道,在2016年胡潤百富榜上,侯建芳家族一度以85億元財富位居第398名。

以肉償債、豬被餓死、立案調查

據報道,1991年出生的侯閣亭對於父輩的養豬生意並不感興趣,早早就投身電競。

侯閣亭在電競行業的加速布局,離不開身後侯氏家族以及上市公司的支持。

雛鷹農牧指出,公司2019年上半年公司生豬出欄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且生豬養殖成本有所增加,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滑。此外,公司目前的負債規模較大,財務費用較高。

豬價猛漲,同行個個還在天上飛,「中國養豬第一股」雛鷹農牧(*ST雛鷹,002477.SZ)卻到了最危急的時刻。

  “以肉偿债”、“猪被饿死”……一年多来雏鹰农牧始终站在风口浪尖,期间雏鹰农牧董事长侯建芳曾表示情况有所好转,一度给18.42万股东带来希望。不过,如今看来期待的好转并没到来,雏鹰农牧这个养猪王国已经到了坠落的边缘。

1988年,連續三次高考落榜的侯建芳在家鄉河南開始了自己的創業經歷。彼時的侯建芳拿着到處借來的200元錢開始了養雞生涯,幾年後,侯建芳開始將產業拓展至生豬養殖領域。

2019年3月,雛鷹農牧收到《調查通知書》。因公司涉嫌違法違規,中國證監會決定對雛鷹農牧立案調查。

資金鏈的緊張,更是拖累雛鷹農牧的業績。2019年1月30日晚,雛鷹農牧宣布業績巨虧29億元~33億元。而巨虧的原因之一讓人大跌眼鏡:由於資金緊張,飼料供應不及時,生豬養殖死亡率高於預期。

雏鹰农牧官网截图

按照侯建芳對媒體的說法,2018年6月14日,雛鷹農牧合作的80%以上金融機構宣布貸款提前到期,七八十家債權人蜂擁而至。

幾天後,雛鷹農牧給出了「欠債肉償」的解決方案。雛鷹農牧計劃對公司現有債務調整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貨幣資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態肉禮盒等產品支付,債務範圍包括公司現有所有債務。

此外,雛鷹農牧還涉足多個產業的投資。據記者不完全梳理,雛鷹農牧的長期股權投資範圍曾涉及基金管理、通訊設備、能源開發等多個領域。

「成也槓桿失也槓桿」,對於這場劫難,侯建芳反省了雛鷹農牧的盲目擴張和自己的過度自信。

公開資料顯示,侯閣亭早年間曾自組電競團隊參賽,並且小有成績。2012年起,侯閣亭開始投資電競戰隊。侯閣亭於2014年成立的熱美文化(已註銷)股東中,已經出現WE戰隊創始人裴樂的名字。熱美文化很快在電競圈中斬露頭角,收購了國內頂級職業電競俱樂部OMG。

2019年4月24日晚間,雛鷹農牧披露了2018年年報。年報顯示,其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35.56億元,同比下降37.60%;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虧損38.64億元,較2017年同期下降8650.78%。

然而,這僅僅是雛鷹農牧逾期債務的其中一例。雛鷹農牧在2018年年報中指出,「公司前幾年投資規模較大負債率高,過高的負債率加上行業不景氣金融去槓桿等因素致使公司資金鏈出現問題,導致公司存在借款本金及利息無法支付,超短期融資券無法按時兌付,承兌不能按期兌付等情況。目前公司多處資產已經被債權人申請保全,目前公司融資能力有限,存在償債風險。」

  7月19日,雏鹰农牧股价再度下跌。截至收盘,雏鹰农牧下跌4.30%,报收0.89元/股,市值仅剩28亿元。这也意味着,雏鹰农牧已连续11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留给雏鹰农牧拯救自己的时间只剩9个交易日。

負債182億元,雛鷹農牧或已無錢可用

事件的起因還得從去年的6月說起,當時有自媒體發佈萬字長文強烈質疑雛鷹農牧涉嫌嚴重財務舞弊,從此潘多拉的盒子被打開。

根據2018年年報,公司的貨幣資金中4.11億元為保證金、銀行凍結等受限資金。這就意味着,雛鷹農牧可能已無錢可用。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該財報被審計機構出具無法發表意見的審計意見。會計師事務所指出,雛鷹農牧因資金短缺,無法償付到期債務而涉及較多的司法訴訟,導致部分銀行賬戶、資產被司法凍結,雛鷹農牧的生產經營受到不利影響,持續經營存在不確定性。

2015年5月,雛鷹農牧開始進行輕資產轉型,以合作社作為養殖場的投資主體,公司只負責供應仔豬、飼料、屠宰和銷售業務。

高速發展的雛鷹農牧雖風光一時,但此前的一些經營策略,或許早已為如今的種種困難埋下伏筆。

2019年7月12日晚間,雛鷹農牧披露了2019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雛鷹農牧預計2019年上半年虧損14.8億元-16.2億。也就是說,雛鷹農牧一年半的時間凈利潤巨虧53.44億元-54.84億元。

今日关键词:古力娜扎取关张翰